污染事件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污染事件
警察跳河救人致呼吸道感染调查:河水污染积重难返
时间:2013-6-22 7:13:22 10:42 查看:

 51岁的民警张光聪下河救人,却因“污水游泳后遗症”引发上呼吸道感染,住进了医院。

 
  他这一住院,环保局乱成了一团。
 
  救人
 
  5月16日,早上刚刚下过一场雨,空气变得潮湿闷热。温州市苍南县金乡镇派出所民警张光聪像往常一样上了班。9点02分,有人拨打110,说在金乡镇车站与米厂后面的环城河边有人要跳河。
 
  “说有个小女孩儿从早上七八点就站在河边傻傻地徘徊,一个多小时了,让我们去看看。”张光聪接警后,和两位同事开车迅速赶往现场。
 
  警车开到环城路,张光聪看见一个小女孩儿在河对岸背对着他们站着。等他们绕到河对岸,女孩儿已经跳河。此时岸边围着一些群众,附近小加工厂的老板蔡仁鹤已挽起裤腿站在了水边。他见警察来了,便对张光聪说:“那你来吧,我不会游泳。”
 
  张光聪向水面上望去,已经不见了女孩儿的踪迹。但从河岸到水中有一条十几米长的黑泥线,河中间还冒着黑泡。“我估计她是从河边向水中间走,把河底的污泥都搅起来了,挣扎的时候冒着黑泡。”张光聪迅速脱下警服,从将近两米的河岸跳下,准备救人。
 
  因为刚下过雨,河面看起来并不浑浊。但是跳下水的张光聪却闻到一股恶臭。他沿着那条黑线向河心游去,河水没过口鼻,熏得张光聪屏住了呼吸。时间不等人,张光聪第一次潜入水中。刚入水,他的眼睛便辣得睁不开,他只能眯缝着眼睛在河里摸索。
 
  很快,他就找到了女孩。
 
  女孩儿拉住了他的手臂,死命地抱住不放,并使劲往下拖。被女孩儿这么一抓,张光聪也沉入河底,腥臭的河水灌进了张光聪的嘴里。一转念间,张光聪心想,这样救不了人还得搭上性命,便甩开女孩儿的手,浮出水面。他伸腿探了探,没有触到河底。岸上聚集起来的群众越来越多,大家喊着:“赶紧救人,赶紧救人啊!”张光聪在水面上深吸了一口气,抹掉脸上的脏水,又一次潜入了河中。腥臭的河水夹杂着垃圾和污泥,张光聪潜在水里已经无法睁开眼睛,只能靠手摸。这一次,他没有摸到女孩儿,却踩到了女孩儿的背,他可以确定,女孩儿就在自己脚下。因为憋得受不了,张光聪又一次浮出了水面。
 
  第三次下潜,张光聪抓到了女孩儿的头发,他特意向上拎了拎,生怕是水下的垃圾杂物。确定是女孩儿后,张光聪揽着女孩儿向岸边游动了五六米,感觉脚能触到河底,他便站起来,将女孩儿向岸边拖。
 
  一回到河边,他就感到一阵恶心,“女孩靠在我的腿上吐,我也吐个不停。”张光聪又看到岸边摆着几个马桶,更是一阵呕吐。
 
  “后遗症”
 
  落水女孩儿被同事送往医院,张光聪则光着上身开车回了派出所。“我身上太臭了,也没办法穿外衣了。”
 
  张光聪回派出所赶紧洗了一个澡,没有换洗的内衣,他便回了家,又洗了一遍澡。
 
  洗了两遍澡,张光聪依然觉得全身火辣辣的,救人时被河里垃圾划伤的部位也开始红肿。嘴里全是腥臭味,如何也去不掉。“我连饭都没吃,同事告诉我多喝水,把脏水冲掉。”张光聪说。
 
  当天下午,张光聪救人的事情便上了温州当地的论坛。张光聪开始在网上浏览网友们的留言。有人发表评论:“不是被淹死的,是被毒死的。”
 
  刚看了一个小时,张光聪便觉得眼睛奇痒难忍,他到药店买了瓶眼药水,滴了十几次还是痒。没办法,张光聪只能打开水龙头拿凉水冲洗,再加上眼药水的作用,睡了一夜,症状缓解了。
 
  第二天,张光聪却开始咳嗽。咳嗽起来也都是河里污泥的腥臭味。他到社区门诊开了些治疗咳嗽的药,吃了也没什么效果。张光聪向所里领导请假,准备去医院查一查。5月18日,张光聪做了胸透、血常规等检查。医生诊断,张光聪是因为肺部呛入脏水,引起了上呼吸道感染。
 
  随后,温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温州”发了一条微博,说苍南县公安局金乡派出所民警张光聪在“臭河道”下潜救人时,“被女孩拖入水底呛了几口脏水,之后一直不舒服,5月20日病情加重。”
 
  此后,网友大量跟帖,建议环保局长去医院看望英雄并公开正式道歉。
 
  张光聪也看到了网上的言论。他在“散讲温州”草根论坛上见到网友评论:“(这是)替环保局长下河游泳了。”
 
  包括张光聪在内的很多苍南人都知道,曾经有网友出价30万要求苍南县环保局长下河游泳30分钟。
 
  在温州,“请环保局长下河游泳”的声音已经响了整整一年了。
 
  2012年5月,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曾表示,“检验温瑞塘河治污成效,不以部门报上来的数据为准,要以环保局长和公用集团董事长带头下河游泳作为河水治理好的标准”。
 
  2013年2月,杭州毛源昌董事长因不满家乡瑞安仙降街道河流工业污染严重,出20万请温州瑞安环保局长下河游泳。随后,温州苍南县一名网友“悬赏30万元人民币盛情邀请苍南县环保局局长下河游泳30分钟”。
 
  苍南县环保局长苏中杰当然没下河,但却表示要好好治理河水。他对媒体说:“所爆料的河段已经进行核查与整治,对于污染源将是零容忍。”
 
  环保局长“零容忍”4个月后,苍南县另一条黑臭河因为民警下河救人出现在了公众视野。
 
  张光聪下水救人的河流是苍南县金乡镇环城河的支流。今年3月份,温州开展的黑臭河、垃圾河大整治中,排查出680条垃圾河、黑臭河。环城河也位列其中。
 
  苍南县环保局局长苏中杰说,环城河一直在治理,已落实金乡镇政府为责任单位,但具体情况一下子说不清楚。
 
  水乡是怎么变臭的
 
  警察张光聪就是金乡镇人,在环城河畔长大。“以前很清,每年我都下河游泳,到后来基本鱼虾绝迹了。”
 
  环城河有600多年的历史。明朝洪武年间,为了抗击倭寇,朝廷建立了金乡卫。修筑城墙时,将围绕着金乡的天然河道加以开凿,形成了环绕金乡卫的护城河,作为防御外敌和运输粮草之用。
 
  金乡卫有四道大门,每个门旁开有水门,船只从水门进入,与城内河道相连,人人出行均靠撑船。
 
  直到改革开放以前,金乡依然保持着江南水乡的特点。环城河的干流全长有4.8公里,与附近三四个镇的水系相连。水源来自附近山上的泉水。
 
  上世纪60年代生人的张光聪在环城河里学会了游泳,每年夏天都要和兄弟几个下河游泳。家家户户在河边洗衣服,孩子们也经常在河边钓鱼,鲫鱼、黄鳝,甚至有甲鱼。刮台风的时候,河水暴涨,黄鳝便从水里钻出头来,这就是张光聪捉黄鳝的好时节。
 
  以前,附近村民都种庄稼,人们会定期从河里挖出淤泥,为庄稼施肥。
 
  尽管家家都用井水,但干旱的年份,张光聪也会跟哥哥一起到环城河中打水。回到家里,在水里放上明矾,沉淀过后也可以饮用。
 
  随着金乡成为温州“改革开放第一镇”,环城河的河水变了颜色。
 
  改革开放之初,金乡镇以制作徽章闻名。诸如学生校徽、汽车牌照、门牌号码等铝制徽章是徽章厂生产的主要产品,家庭作坊式的徽章厂、电镀厂遍地开花,电镀产生的废料便随意排放在环城河里。
 
  附近富裕的村落也早就很少人种庄稼,再没什么人主动挖出河泥。
 
  “生命力很强的水草都死绝了,河水变成了黄色,后来连鱼虾都没有了。”张光聪说,从1990年代初,环城河再也没人下河游泳,也没有人能钓到鱼了。“金乡起步太早,发展太快了。”张光聪遗憾地说,有了钱的金乡人忙着拆城墙、扒老屋,废河道,修起了公路、建起了新房,600多年历史的古镇在十几年间消失了。
 
  温州经济成了全国经济发展的翘楚,温州人却发现自己家乡成了臭水横流、污染严重的城市。当地政府开始把徽章厂、电镀厂等污染企业迁出城外,并开始整修河道、清理淤泥、放入鱼苗。这一切都没能挽回环城河污染的困局。
 
  金乡环境监理所所长郑君说:“这附近的水系基本都是劣Ⅴ类。”环城河被归为垃圾河、黑臭河便不足为怪了。
 
  忙碌的河长
 
  张光聪成了英雄,苍南县环保局和金乡镇却被架上了火堆。由于温州市的河道设有三级河长管理制度,金乡镇的镇长、管水利的副镇长和河段社区主任成了主要负责人。
 
  5月23日下午,镇里相关负责人到出事河段接受温州电视台采访。
 
  东西走向的河面上并没有太多杂物,只是刮起东南风时,阵阵腥臭味传入鼻中。闻风望去,距离出事河段百十米外的河水中漂浮着各种垃圾和杂物。远处,一辆挖掘机正在清理着河道内的污泥,黑色的泥浆淹没了路面。附近居民说,从上午开始,副镇长就带着挖掘机来清理污泥了。
 
  负责环保的金乡镇副镇长黄昌尧站在事发地点对着摄像机说:“去年环城河清理过一次淤泥了。”
 
  而当初报警的小老板蔡仁鹤却说,去年下半年,确实在主河道清理过一次淤泥,但很少见到垃圾船来收集河流中的垃圾。
 
  采访引发了很多人围观,70岁的供电局退休干部王兴水大声喊着:“说话要实事求是,你们下雨天才拿个瓶子灌水来检测水质,我看了镇领导也要说,现在都闻着这么臭,你说我开着窗户臭不臭?!”
 
  镇里在场的工作人员都没搭腔,讪讪地站在原地。
 
  远处一只苍鹭飞过,工作人员很兴奋:“看,苍鹭,这里的水里还是有鱼的。”
 
  关于环城河的污染,镇里认为是附近居民向河里投入了太多生活垃圾,然而河道旁粗细不一的排污管道泄露了秘密:金乡镇所有居民的生活污水都是通过管道排放到环城河里的,在“截污纳管”没有完成之前,环城河就是一条污水沟,很难恢复水质。“一条积重难返的河,我们现在是在补课。”金乡镇副镇长黄昌尧皱着眉头说。
 
  就是在副镇长皱着眉头接受采访的5月23日,警察张光聪还在住院。两天前,他和被救出来的女孩通过话,小姑娘在第二天就上学了,电话里,张光聪觉得她精神还好。张光聪能下水救人,还是在环城河里练出的游泳。虽然已经年过半百,每年,他都会游二三十次泳,一般在游泳池里。有时候,他也会去一个家附近的野塘,那是挖沙子挖出的大坑,里面积了些水,倒是很干净。